11月17日,肇東8000多名教師罷工,全市中小學全部停課;12月22日,河南固始縣200多名教師又走向了政府門口……不同的地點,相同的訴求,本該在校園上課的群體卻走在大街上,本該發放的工資卻遭到莫名的扣除,本該漲一漲的工資卻再也沒有漲的消息。
  類似的事件一再發生,相關部門的處理手法也驚人的一致:政府領導出來安慰“罷工”教師,答應教師的部分要求,承諾按時發放工資,確保待遇等等,遂後,事件平息,“你好我好大家好”效果又達到了。只是,是不是該問問教師與相關部門的溝通渠道已然暢通?是不是教師工資已經有了正常增長機制?是不是該追究那些違法扣除教師工資責任人的責任?是不是事情非得“大鬧大解決,小鬧小解決,不鬧不解決”?
  毫無疑問,近幾年,國家在教育方面投入力度之大,可謂前所未有。但是具體到地方,又各有不同。譬如,肇東市作為全國百強縣,教師工資收入“比周圍貧困縣的教師還低1000元”,甚至出現了公積金不能及時上繳的情況。又例如,固始縣是個國家級貧困縣,但是據央視財經《經濟半小時》2014年4月報道,2013年該縣財政預算收入雖然只有7.7億元,卻蓋起了豪華辦公樓,以致出現了幾十億的財政漏洞,其對教育的投入可想而知。
  教育是愛的事業,教師理所應當的“春蠶到死絲方盡”,理所應當的對工作充滿無限熱愛,然而奉獻的光輝永遠無法替代真金白銀的教育投入,無限的熱愛永遠無法替代真實生活的困窘,更何況工資常常被不明就里的野蠻扣除,這樣一來,“罷工”成為熱點也就不難理解。應該說,每一起教師罷工“鬧大維權”的背後,都折射出地方政府對於教師本該享有的勞動權利的漠視,都折射出了地方政府依法行政的意識淡漠,都折射出了地方政府對科教興國戰略理解的欠缺。
  毋庸諱言,教師罷工這種極端維權方式屬於違法,當然不值得提倡。可是,一些地方政府在處理此類事件時的手法也頗值得玩味,先是對教師通過正常渠道反映的正常訴求無動於衷,待到罷工發生,事情鬧大,無法遮掩之時,又匆忙救火,許以種種承諾息事寧人。此等處理方法,無疑於給那些還沒有罷工的教師以極大的心理暗示。
  要擺脫這種鬧大維權的困境,一是真正實現依法治教,《教師法》賦予教師的權利必須真正落到實處,決不能打折,另搞一套。二是在溝通渠道通暢的基礎上,相關部門必須真正的關心教育,真正的關心教師需求,而不是在教師節那天,禮節性給予關註。當然,長遠之計,應當建立正常的工資增長機制,使教師工資真正實現不低於或者高於國家公務員的平均工資水平。
  知易行難,這需要相關部門拿出依法治教,依法行政的態度與行動,讓教師罷工這個熱點儘快冷卻下來,如此,幸福校園、幸福教師不會只是一個夢境。
  文/杜建鋒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忽然,教師罷工成了熱點)
創作者介紹

氣功

cyvkk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